J.rabbit

少年

为什么喜欢裴珍映呢。因为第一次见到小裴就让我想起少年这个词。我有点嫌弃自己追弟弟,总觉得自己年纪一大把了还喜欢00后说出去都让人嗤之以鼻。可是当遇上小裴,每一次看见这个漫画般的少年对你温温地笑时,我就会联想到许多这个世界上美好的事物。
抛开外表,他作为一个少年一腔热血感情真挚,对收到的一点小小的爱都感激并珍惜。他就像一汪泉水清澈透明,在镜头前不掩饰不做作,太单纯太干净,让人忍不住想保护他,想帮他筑起屏障远离外界的纷杂。他的头脑中没有虚假没有伪装,只要开心就全写在脸上。他把他最珍贵的一面带给大家,让大家不由被他感化,心软成一块海绵,化成一汪水。
决赛之前海外不能参加投票,自己便拜托所有在韩国的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因为实在不想看到小裴失望的样子。多年不来往突然很尴尬,但朋友都很好,帮忙投了票。看到发布顺位时他那样惊喜的表情,发自肺腑的开心地笑,真的觉得很满足,一切都值得。
而为什么会喜欢上小裴呢,因为那是十八岁的他,人生中最美的年纪最美的时光,每一次看到他都会想起年少青春这类的字眼。而之所以如此喜欢他,我想是因为他让我在最近无比怀念我的十八岁,时常回忆起我十八岁的时光。十八岁是什么概念呢,一个就应无所顾忌勇敢追梦的年纪,一个就应怀着幼稚而真挚的情感遇见美好的人的年纪。我的十八岁或许没有小说中描写的那样浪漫情节,或许没有电视剧中十八岁最应有的画面,无论是樱花树下微微欠身的少年还是骑着单车穿过校园里的林荫大道。但它也是独一份而珍贵的。十八岁这个美好到通透的年纪,这个说出来就让人心弦颤动的年纪,真的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是一段想要伸手抓住,但迷致虚幻探触不到,如镜花水月般一碰变稀释掉的过去时光。而这一切在遇到小裴后变得清晰,那种独属十八岁的心动感觉似乎又重新闯入心间。
之所以喜欢小裴,也是因为他让我想到曾经的自己,也心怀梦想无所畏惧,付出过努力过,流过眼泪流过汗水,对未来充满希望充满幻想。虽然现在或许已与当初的梦想渐行渐远,但它仍时刻提醒着我的初心,要继续成为自己想成为的样子。
感谢小裴,让我又重新拾回了那种年少的感觉,重新找回当年那份美好,也让我在这一段时间真的很快乐。想起他被主持人宣布名字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笑出来,是真心的替他感到高兴。这样美好的人就应值得那样开心的笑容。
前两天毕业收拾空了寝室,走之前在门口站了两秒,然后把墙上贴着的本命的大幅海报撕下来带走了。我仍然深爱我的本命,陪伴了我四年时光,给我带来的太多太多。那是我十八岁时遇上的面庞,是他告诉我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美好的存在。小裴就像曾经的他,干净清澈,一双眼睛里似乎盛满了一切美好的幻想,映出熠熠星光。看着那个少年,他笑眼弯弯,你便觉得自己还能在坚持一下,还能再努力一点。
我亲爱的小小少年,世界为你编织了一个美丽的梦,那就让造梦者继续为你砌起一座晶明透亮的水晶屋,铺起一条撒满鲜花的道路。亲爱的小小少年,请你慢些长大,少一些经历尘世的纷繁复杂,久一点沉浸在你那善良纯粹,漂浮着汽水泡沫,粉刷着暖色调的世界里。我们会为你撑起一片斑斓,让你尽可能免受伤害。也愿所有喜欢珍映的小仙女永远可爱永远真挚,永远十八岁。

赖狼 伪现实 鸡仔视角

柳善皓不知道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样。
冠霖哥以前从来不会对珍映哥吼的。

在他看来,赖冠霖和裴珍映有着特别的相处方式。与队里的另一对不同,他们俩不会时时刻刻黏在一起,不会在众人面前卿卿我我,也不会像欢喜冤家一样打打闹闹,他们在公共场合下很多时候是用眼神交流,仿佛一个神情就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在生活中也是默默照顾彼此,为对方做了什么不会特地说出来,仿佛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一样。柳善皓曾经一度很是想不明白这在二人之间是如何做到的,按照赖冠霖的说法就是,可能是二人私下交流比较多。
“可我也没看到你俩私下常在一起交流啊?”
“你当然看不到,因为那些时候你都在吃饭或睡觉。”
“…”

柳善皓仍然记得裴珍映发烧带病参加活动时,赖冠霖在休息室里递给他水杯和药片。在回宿舍的车上,裴珍映靠在他的怀里闭眼休息,赖冠霖一只胳膊环着他,另一只手时不时紧紧他身上的外套。
柳善皓也记得赖冠霖腿受伤时,每次上下班路上搀着他的不一定是裴珍映,但每天晚上帮赖冠霖上药的一定是他。
赖冠霖和裴珍映似乎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相处模式,他们之间的感情不一定会被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但却会在对方最需要的时候陪伴在对方左右。裴珍映迷茫时,赖冠霖会在深夜陪他谈心。赖冠霖想家时,裴珍映会做鬼脸逗他笑,拽着他去吃好吃的转移他的注意力。
为什么说柳善皓想不明白二者为何变得这么亲近呢。在他或许是所有人印象里,比起裴珍映,赖冠霖似乎更喜欢朴志训一些。而比起赖冠霖,裴珍映与李大辉要更亲近得多。
关于这个问题,柳善皓曾经问过赖冠霖。
“对志训哥是崇拜,不一样。”赖冠霖眼神变得温柔起来,“对珍映哥是...”
“是爱对吧”。赖冠霖没有继续说完,柳善皓猜的。当时他心里想完了完了,冠霖哥看来是认真的了。
也就像赖冠霖所说的,的确不一样。他会冲钟炫哥撒娇,会去拍成宇哥屁股,会两只胳膊挂在丹尼尔哥肩上让他拖着走,但是他会去轻轻地捏珍映哥的后颈,会笑着按下他因睡觉而翘起的不安分的呆毛。
总之就是不一样的,你可能描述不出来,但你能感受到,的确是不一样的。
那二人的关系是什么时候发生转变的呢。这个问题柳善皓也问过赖冠霖,而赖冠霖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不过在柳善皓印象里,有一阵子赖冠霖似乎开始在私下里不喊裴珍映哥了。第一次注意到时,柳善皓愣了两秒,他想或许是关系亲近了就变得随意了。接着,他喊了一句他一直想说的话:
“冠霖啊!”
“...?”

与赖冠霖相比,裴珍映似乎更加开朗些。裴珍映是那种有些认生,在不熟的人面前有些腼腆,但熟悉了之后很开朗很爱笑的人。其实他是个很活泼的人。
在柳善皓心里,裴珍映是个很可爱的小哥哥。有时他会以哥哥的姿态照顾人安慰人,让人不禁想对他倾吐几句心里话或者靠在他肩上歇一歇。而有时他也软糯软糯的,可能是因为脸太小,睁大眼睛盯着人看的时候让人忍不住想去掐他的脸,发懵的时候想拍他的脑袋,开心的时候笑颜弯弯的,可爱的样子让他忘记这是比自己大两岁的哥哥。柳善皓很喜欢和裴珍映闹,也喜欢从后面抱着他晃悠。因为裴珍映很瘦,圈起来可以给他一种满足感囧。
可是他俩怎么就在一起了呢。外表看上去倒是很配,珍映哥很好看,冠霖哥很帅;珍映哥个子挺高的,好吧冠霖哥还要高一点;珍映哥肩膀比较宽,但可能是因为瘦而略显单薄,冠霖哥肩膀也很宽,虽然也瘦但散发着男友力。

赖冠霖和裴珍映很低调,他们在舞台上的互动不多,在成员前也很少有过于亲密的行为。组合里似乎没有几个人知道他俩是一对,大部分人可能只是觉得二人关系亲近。柳善皓是为数不多的知情人之一,这是赖冠霖主动告诉他的。那时二人练完舞坐在地板上,赖冠霖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柳善皓大脑当机了三秒,在他慢慢反应过来赖冠霖说的是什么以及确定他不是开玩笑后,他缓缓地吐出一句,“怪不得珍映哥给你设了单独分组。”
可能知道真相后就会多多少少注意他俩一些,柳善皓倒是常常看到,赖冠霖笑着看向裴珍映时的眼神很温柔,而裴珍映会时常装作不经意地瞥向赖冠霖。

之前在电台节目中,赖冠霖被主持人问到对成员们的看法。说到裴珍映时,与其他人的“很搞笑,很有才气,很爷们”不同,赖冠霖思忖几秒,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是我非常珍贵的哥哥和朋友。”

柳善皓见到过两次赖冠霖和裴珍映的亲密行为。第一次是他们庆祝作为组合活动的一周年,节目尾声,众人脸上头发上抹着蛋糕打笑玩闹时,赖冠霖坐在长桌尽头侧过身,轻轻地,真的是轻轻地,碰了碰裴珍映沾着奶油的嘴唇。随后,二人先后次起身加入众人的蛋糕大战,除了柳善皓没有人注意。
第二次是在回宿舍的保姆车上。那天节目录制到很晚,回程时已是凌晨。车内很静,成员们都已睡地东倒西歪。柳善皓侧倚着座位不舒服,想到最后一排平躺下,当他迷迷糊糊走向后面,却看到赖冠霖和裴珍映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赖冠霖微微抬着裴珍映的下巴,两人在安静地接吻。

柳善皓是真心希望赖冠霖和裴珍映继续这样走下去,可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已经是第三次了,柳善皓在练习室门外听见里面的赖冠霖对裴珍映吼。在他犹豫要不要帮忙调解调解时,练习室的门被打开,裴珍映走了出来,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见柳善皓站在这里倒是很惊讶。
“咦善皓你怎么在这里。”
“哥,你和冠霖哥怎么了?”柳善皓犹豫地开口。
“嗯?”
“我听见你们刚才在...”
“哦,冠霖最近不是接了电视剧的男二角色,女主死活要离开他,我在帮他对戏啊。”
“...”
“冠霖一会儿出来,要不要一起回去?”
“不了,我去吃点东西冷静一下:)”